杏彩

“末代状元”的民族气节——宁作华丐不当汉奸

【http://www.6417222.com】 【2022-05-20】 【四川政协报】

中国封建科举制始于隋朝,终于清朝,历时1300多年。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次科举考试是光绪三十年(1904年)的“甲辰科”,河北人刘春霖成为“收尾”状元,被称为“末代状元”。刘春霖(1872年—1944年),字润琴,号石云,直隶省(今河北省)肃宁县人,文采出众,性格耿直。

1931年,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了东北。那年,恰逢刘春霖六十大寿,家人准备给他祝寿,刘春霖阻止说,现在国不安宁,民不聊生,咱们一家人玩一天就行,不迎客庆祝了。然而,随着生日临近,老家的亲戚都提前来到北平给他祝贺。他的儿子只好请了京剧团在家表演。但刘春霖却很难高兴得起来,他写诗说:“忧国忍能看彩戏,为传雪已兆丰年。”刘春霖还写下了《六十自述》,回顾自己的人生。他写道:“第一人中最后人,只今四海剩孤身”“平生志不在温饱”“不崇高第崇高行”……诗言志,这几句诗正是他对自己一生铁骨铮铮的真实写照。

在日伪统治时期,这位末代状元表现出英勇不屈的民族气节, 三次拒绝与日本合作,铁骨铮铮、大义凛然!

“不崇高第崇高行”

——拒任伪满洲国教育部长

“九一八事变”后,溥仪在日本军国主义的扶植下,建立了傀儡政权“伪满洲国”。建“国”之初,急需人才。19353月,伪满洲国总理大臣郑孝胥带着溥仪的诏书,前往北平去请赋闲在家、颇有社会威望的刘春霖出山,担任伪满洲国教育部长。

郑孝胥的使者带着重礼,找到时年已63岁的“末代状元”,递交了诏书,说明了来意。刘春霖看了一眼诏书,便以“年事已高”为由,拒绝出山,两名使者只好垂头丧气地返回长春,禀报主子。郑孝胥听罢大为光火,决定亲自走一趟。他听说刘春霖酷爱喝茶,还特意在北京前门外“张一元茶庄”买了几斤上好茶叶,来见刘春霖。郑孝胥知道刘春霖对书法颇有研究,便来了个“曲线救国”,先同刘谈论书法,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,当感觉“火候”差不多了,话锋一转,切入了正题:“贤弟,您是老佛爷慈禧皇太后钦点的状元,而今满洲国仍是大清的天下,康德皇帝(溥仪)对您厚爱倍加,特派我请您到满洲国任要职,您可不能辜负圣上的厚望?”刘春霖听罢一脸怒气:“如今君非昔日之君,臣亦非昔日之臣,岂能随汝而毁我之誉!”说完,不待郑孝胥说话,便把带来的茶礼摔到郑的手中。郑孝胥面红耳赤,只得讪讪地离开了。

两度登门碰壁,让溥仪和郑孝胥极为恼火,却又对这个“倔老头”无可奈何。

“平生志不在温饱”

——拒绝为日本商铺题匾

刘春霖的书法堪称一绝,尤以楷书享誉京城,有“楷法冠当世”之誉,其书碑、书扇、书联、书匾、书条幅等墨宝颇受文人雅士青睐。“七七事变”以后,北平的大街小巷出现了很多日本人开的商铺,有个叫加藤的日本商人在王府井大街开了家自行车行,开业之际,苦于无名人题匾,他听说“末代状元”名头亮,且书法精湛,便带着礼物来请刘春霖为车行题字。刘春霖一看来人是日本人,当即严词拒绝。加藤不死心,第二天带着四根金条来到刘府:只题四个字,一字酬金是一根金条!润笔费委实可观,可刘春霖眼都未扫一下:“别说是一个字一根金条,就是一个字一座金山我也不会题写,你还是另请高明吧!”加藤只得灰溜溜离开了刘府。

几天之后,又有一位日本商人造访刘府,请刘春霖为其题字,而且这次的润笔费更为丰厚,结果依然遭到了刘春霖的严词拒绝。

“第一人中最后人”

——拒任伪北平市长

1940年夏,刘春霖留日同窗王揖唐出任日本人操纵的“华北政务委员会”委员长兼内务署督办。上任伊始,他便想以同窗之谊请刘春霖出山,担任北平市长,一来能助自己一臂之力,二来也让自己在日本主子面前有面子。王揖唐亲自带着礼物到刘府,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,刘春霖便蓦地从藤椅中站起来,将一杯茶水泼在地上,痛斥道:“我是决不会依附外国侵略者的。当汉奸是不会有好下场的,请免开尊口!”王揖唐碰了个硬钉子,只得告辞。

这个钉子把王揖唐碰得恼羞成怒,他见软的不行便来硬的,第二天就命人抄了刘春霖的家,强行拉走全部家当包括刘春霖收藏多年的书画珍宝,并将其全家赶出家门。刘春霖愤愤地说:“宁作华丐,不当汉奸!”后来在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下,王揖唐方许其归家,允其以重金赎回书画,并返还了抄走的财物。

刘春霖博学多才,在古文学、史学和金石学等方面都有很深造诣,书法自成一家。晚年,他为了生存,坚持以写字卖文筹资。1944118日,刘春霖因突发心脏病在北京病逝,终年72岁。社会民众仰慕这位末代状元的人品,钦佩他怒斥汉奸、不做亡国奴的爱国义举,为他举办了隆重的葬礼。葬礼上,哀悼者络绎不绝,许多知名人士送去挽联、挽词,其中有两块黑底金字的匾额,分别写着“义士状元”和“中华脊梁”。刘春霖最后葬于河北保定西郊的鲁岗村,其墓上赫然刻着:“退隐林下,忧国忧民。痛斥贼寇,豪气千钧”!民心如秤,天理昭然。

 (钱国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