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彩

孟郊的潦倒

【http://www.6417222.com】 【2022-05-20】 【四川政协报】

孟郊(751年-814年),字东野,唐代著名诗人。北宋大文豪苏轼将孟郊与贾岛并称为“郊寒岛瘦”,而金朝诗人元好问则干脆以“诗囚”二字名之,孟郊境况之辛酸,作诗之苦痛,由此可见一斑。

贞元十二年(796年),孟郊终于进士及第时,已经45岁了。中了进士的孟郊也曾意气风发:“昔日龌龊不足夸,今朝放荡思无涯。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”

贞元十七年(801年),孟郊50岁,又奉母命去洛阳应铨选,被选为溧阳(今江苏省溧阳市)县尉。第二年,他赴任之际,韩愈在《送孟东野序》中说:“东野之役于江南也,有若不释然者。”意思是去溧阳做县尉,是与孟郊的愿望相违背的。担任这样的芝麻小官,孟郊实在心有不甘,况且他以文人任武职,有力无处使,当然更加不情不愿,也就不可能尽到一个县尉的职责。据《唐诗纪事》记载,“郊闲往坐水旁,裴回赋诗,曹务多废。令白府以假尉代之,分其半奉。”溧阳城外不远处有个地方叫投金濑(即濑水,今名溧水),山林苍翠,流水环绕,孟郊时常逗留那里,坐于水旁,饮酒赋诗,徜徉徘徊,以致耽误了份内的许多公事。于是,县令将孟郊的情况上报到州府,州府便另外派了一个人来代替他做县尉的差事,把他薪俸的一半分给来人。此后不久,孟郊便辞职回家了。再后来,他受人举荐短暂地担任过水陆运从事、兴元军参谋等僚官。

《新唐书》中说“郊为诗有理致,最为愈所称,然思苦奇涩。”“一生空吟诗,不觉成白头”的孟郊,除了语浅情深、意蕴悠长的《游子吟》之类的作品外,写诗惯于冷峭险绝、精思苦吟。在《夜感自遣》中,他说自己“夜学晓未休,苦吟鬼神愁。如何不自闲,心与身为仇”。

“多伤不遇,年迈家空”的孟郊,穷愁潦倒到什么地步呢?年近花甲时,他的三个孩子相继夭折,接着,老母亲也撒手西归。孤苦无依、亲人离散的孟郊回想一生坎坷,万念俱灰,百感交集。五年后,郑余庆转任山南西道节度使,奏请孟郊为参谋。孟郊应邀前往,却不幸在阌乡暴病而亡,终年64岁。

《唐才子传》卷五记载:“余庆给钱数万营葬,仍赡其妻子者累年。”孟郊死后,郑余庆拿出几万银钱为他料理后事,还替他赡养他的妻儿多年。“郊拙于生事,一贫彻骨,裘褐悬结,未尝俯眉为可怜之色。然好义者更遗之。”孟郊不善于谋划生计,家贫至极,衣衫褴褛,却从不俯首低眉显出可怜样,而好义的人愈加愿意扶助他。

后世为纪念这位崇德尚义而又时乖运蹇的文人,在孟郊的老家(今浙江省德清县武康街道)修建了孟郊祠。据说,抗战时期,丧心病狂的日寇三次火烧武康,四周的民房皆化为灰烬,唯独孟郊祠秋毫未损,奇迹般地幸存下来。何故如此呢?因为日寇慑于孟郊的影响与声名,对孟郊祠不敢造次,敬而远之。

还有一点也同样耐人寻味:尽管孟郊与韩愈的行事做派大不相同,一个穷得叮当响,一个官运不错,但韩愈对性情耿介、孤僻的孟郊“一见为忘形交”,赞赏有加,甚至连孟郊死后的墓志都是他亲自执笔。

自古以来,文人中,通达者不乏,而困窘者则甚众,其中“穷”又穷得有面子、有节义的,孟郊算是一个典型代表,让人敬仰。

(祁文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