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彩

重新认识中国现代性的开启——读《笔醒山河:中国近代启蒙人严复》

【http://www.6417222.com】 【2022-05-17】 【四川政协报】

在旧作《反思现代》里,黄克武就谈到近代中国的启蒙与翻译的关系,指出翻译活动是跟知识分子开启民智有关的。可惜《反思现代》关于严复的内容只能略述,在《笔醒山河:中国近代启蒙人严复》中,这才可以挥洒笔墨,更多地还原、探讨严复的生活经历、学术观点以及学界对严复的评价了。

严复的名字与《天演论》相挂钩,从赫胥黎著作而来的这部译作,在十九世纪晚期的中国掀起了一场革命。作为传记,在《天演论》登场之前,黄克武讲述了严复的家世、教育、婚姻、工作状况等情况。科举屡次落第,他意识到中国选拔人才制度的弊端;留英岁月,接触西学,开拓了他的眼界,深化了他的知识结构;奉父母之命的早婚,以及二婚后妻妾争吵、家宅不宁的状况,让他感觉早婚育子会导致“谬种流传,代复一代”的种族繁衍弊病;北洋当差,味同嚼蜡,促使他大量阅读西方书籍,进而以翻译西方经典为职志。

严复的成就植根于这些经历之中,也与晚清“强种强国”的时代需求产生回应。在近代中国,严复是少数兼通自然科学与社会、人文学科的学者,文理兼识,中西并重。胡适评价,“严复是介绍西洋近世思想的第一人”。

中国翻译界奉为金科玉律的“信雅达”标准就是严复提出来的。但是,完美地做到“信雅达”是不可能的,每一次翻译,都意味着对原著一定程度的背叛。

黄克武讲述了梁启超、胡适、鲁迅等人围绕着“信雅达”的争论与各自的翻译实践活动,而提出这条标准的严复尽管是公认的翻译大家,也并非无可指摘。严复翻译使用的文字是桐城古文,当时梁启超就曾对严译文体提出质疑,认为“其文笔太务渊雅,刻意模仿先秦文体,非多读古书之人,一翻殆难索解”。由于其译文不易为人理解,所以在五四白话文运动兴起后很快被淘汰了。另外,严复的一些个人习惯,比如喜用音译、喜用中国传统词汇等,在翻译上也常显得不合时宜。清末以来,译自日本的书刊数量极多,约定俗成之后,西学的词汇很多被日本舶来词取代了。

这部作品也研究了严复启蒙思想的核心观念,即以教育来“愈愚”,讲述了严复与桐城派的渊源,分析了严复对儒家伦理的继承以及他的东方思想与西学源流的结合。黄克武还讲述了严复与梁启超、张謇、吕碧城、孙中山、袁世凯等清末民初名士、政治人物的交往,织就一张思想流播和相互影响的大网。

在文化方面,严复重视“孝”道,主张调适、稳健的“继往开来”。他又因疾病、家庭、情感上的困扰而患上烟瘾,这些都不为“五四”以后激进的主流知识分子所接受。正如黄克武所说,身处中西文化接轨关键时刻,严复的一生充满了冲突与挫折,使他在中国与西方、传统与现代、理想与现实之间冲撞、拉扯。重新认识严复,也就是,重新认识中国现代性的开启。

(赵青新)